最受學生喜愛的哲理美文 智慧珍品 與樹同飲

2022-06-22 20:45:30 字數 1138 閱讀 6872

很喜歡樹。

我願意和每一棵樹一起飲酒,稱兄道弟。在月下,它會把影子移到我身邊,和我一道席地坐下,匍匐在酒的波瀾中:我也會把酒傾倒在它的根底,看它臨風搖曳飲得如痴如醉。

酒至微闌時,它從半空將一滴清露滴落在我空空的杯子裡,激起一聲山水俱靜的迴響,我則報之以一陣笑吟。我有嘯歌,它有水韻。

此時,月亮在天上如白駒過隙般地呼呼飛過。風一樣的光芒。千百年地照耀著山岡、河流、屋頂和行人。

透過明澈的酒杯,我卻看到它只是在慢吞吞地行走。天馬行空,依然神閒氣定;激水千里,卻仍停在小州的咫尺之遠處,像一個迷醉在一片花塢酒坊的遊客,我和樹也這樣跟隨著月亮遊走,只是我有時慢悠悠原地打轉,有時四處飛跑,亂作一團。只有在微醉的時候,才能和樹並行著走。

當樹一寸寸地移到我的視窗,將樹影覆蓋在我臨窗的床上時,我就收拾好一地的杯盤狼藉,去睡覺了。我知道這又是一個酣然入夢的夜晚。

鄉間的流水,如一件狹長的器皿,盛著一碟春光。幾棵三五成群的野樹,總會在兩岸停下來,把腳伸到水中。這時,我也想在它們中間坐下,把雙腳伸到流水中,在夕陽和水的倒映中和樹混成一片清澈的黑影,隨波盪開,難以分辨。

河風把稻麥的香味,從河流拐彎處的山谷帶來,吹得一座村子酒香四溢。我就會恍惚覺得自己也是一棵樹。

在一棵樹的曠野行走,風吹過時,掀起我的衣襟。樹也簌簌作響,像是一問一答。我知道,我的問題,樹是唯一的回答者,而不會是粗糲的石壁或空曠的遠方。

我總是以為自己在孤獨地行走,直到遇到一棵曠野的樹,我和它就像兩顆墨綠的點,一棵在前方原地站著,一棵緩慢地蠕動,遠處的旁人看來,也會錯以為是一個人在等身後落下的另一個人。

每一棵樹的內部都藏著一條向上的河流,源頭是土地,細小的根鬚,歸宿是每一片葉脈和茫茫流淌的風。我能聽到它們潮起潮落的聲音、每一聲蟬鳴的漁歌、絢麗的陽光打響葉片上的粼粼波光與水聲。我還從別人刀斧的暴戾中,看到它們被切斷的層層盪漾開的波紋,他們說那是年輪,那麼美麗的年輪,以一種獨具濤意的弧度在斗轉星移下蔓延開來。

虛懷若谷,萬籟俱寂。一棵樹的河流被切斷,另一條與之對應的河流就會變得瘦削羸弱。我總是固執地認為,木紋中的那條河流,幾乎是萬物之源,潤澤每一片家園,也將一股剔透凜冽的醇香,傾落入我的酒盅。

我深愛的樹,它們那麼喜歡陽光大風。留戀故土,淡泊寧靜,卻又朝著每一處虛空伸出不屈的劍戈。那是在秋天。在春深似海的季節。它們又舉起千萬盞花朵的酒盅,自斟自酌,臨風而醉。

如此瀟灑從容,在我傾心的遠方。我也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