蟻族調研結題報告

2022-06-22 23:20:30 字數 4678 閱讀 8793

亞運前夕廣州城中村改造後,“穗蟻”將何去何從

以廣州市冼村為例進行調研

摘要:由於亞運前夕廣州城中村的拆遷,本來生存在城市邊緣的大量“穗蟻”現在更面臨著“何去何從”的生存大難題。本**基於穗蟻的生存狀態是如何,他們的生活水平與廣州主流社會脫節多少,在廣州市對穗蟻的拉力與推力中他們如何抉擇等等一系列的問題,在揭示問題的本質同時,還向**提出相關的建議。

關鍵字:亞運城中村穗蟻去留大學生

1、導言

(1)選題緣由

“蟻族”是熱點的民生話題,是關於“80後”大學畢業生的生存狀況以及就業前景,也是關係到國家發展的重大問題。“穗蟻”一直都是蝸居在物價水平相對較低的廣州市區與郊區的邊緣地帶。作為城市化不徹底產物的城中村,是“蟻族”的最初接納者。

但是在亞運前夕廣州城中村改造的這一政策背景下,“穗蟻”開始喪失廉價的居住地。面對著城中村的拆遷,將會給“穗蟻”帶來怎樣的後果呢?他們將會何去何從呢?

帶著以上的問題疑惑,本小組將開展關於“亞運前夕廣州城中村改造後,‘穗蟻’將何去何從”的調研活動。通過本次調研,分析“穗蟻”的生存發展狀況,探索影響“穗蟻”選擇“何去何從”的因素,衡量廣州市對“穗蟻”的拉力與推力,從而能為**部門更好推進城中村拆建工作提供一個獨特的視角,併為**應該提供怎樣的政策支援才能幫助“蟻族”這一弱勢群體建言獻策。

(2)主要研究方法

1.文獻法:

查詢網上及出版刊物中相關文獻資料與政策法規,進行相關概念、觀點的分析歸納。主要查閱書籍:蟻族:大學畢業生聚居村實錄等。

2.面談法:

(1)物件:居住在廣州市天河區冼村的“蟻族”

(2)時間:2010年暑假期間

3、實地調查法、觀察法

(1)地點:廣州市天河區冼村

(2)時間:2010年7月至10月

(3)內容:觀察“蟻族”的居住環境,從理性上認識客觀環境

4.時政研究法

(1)研究物件:“穗蟻”的生存發展狀況

(2)方式:採訪、實地調研等。

(3)研究物件介紹及概念界定

1、“穗蟻”定義:

“蟻族”,並不是一種昆蟲族群,而是“80後”一個鮮為人知的龐大群體——“大學畢業生低收入聚居群體”,指的是畢業後無法找到工作或工作收入很低而聚居在城鄉結合部的大學生。“蟻族”,是對“大學畢業生低收入聚居群體”的典型概括。他們是有如螞蟻般的“弱小強者”,他們是鮮為人知的龐大群體。

“穗蟻”,特指工作生活在廣州的低收入聚居群體大學畢業生。

2、“蟻族”由來:

首先,螞蟻具有較高的智商。據相關研究表明,螞蟻有26萬個腦細胞,在所有的昆蟲中,是最聰明的物種。螞蟻的高智商能用來描繪該群體所具有的“高知”、“受過高等教育”等特點。

其次,螞蟻屬群居動物,一個蟻穴裡常常有成千上萬只螞蟻,這也與該群體在物理狀態下呈現出聚居生活的特徵相吻合。

此外,螞蟻很弱小,但若不給予其足夠的重視,螞蟻也會造成嚴重的災害(如蟻災),因此有人稱螞蟻為“弱小的強者”。螞蟻這些特點與該群體弱勢、低收入、不被人關注,易引發諸多社會問題等方面極為相似。

二、 蟻族生存狀況:

“穗蟻”作為弱勢群體表現在以下幾方面:

(一)生活環境:

目前,在外來人口較為密集的廣州已形成了赤沙、棠下、上社、冼村等多個蟻族聚居地。但在廣州亞運改建城中村的政策下,許多城中村都面臨著拆遷的境況。本調研小組綜合多方面的考慮,選擇即將拆建的天河區冼村作為調研地,走進“穗蟻”的蝸居之地,探訪他們的生存環境。

近年來,隨著經濟的發展,廣州高校的大學畢業生逐漸增多,大量的“穗蟻”湧入冼村。從冼村的村容來看,可以說冼村的建築物是經濟發展的產物。90%的房屋都在原來的地基上不斷地加高,在滿足日益湧入的外來人口對於住房的需要的基礎上增加收入。

也正是由於這種心態,很多屋主都違法地擴寬道路,造成冼村即使在白天都是黑暗一片,也造成了村裡違章住房的窘境出現。

此外,根據我們的實地觀察,發現村裡房屋混雜,人口密度極高,道路狹窄,環境髒亂。也正由於這些環境因素,造成冼村的治安不安全,環境衛生水平低下,容易滋生病菌等。

以下是網路的一份調研報告所顯示出的生活環境資料比例:

(1)您現在居住的城中村環境如何?

根據圖上所示:“穗蟻”對於現居住的城中村環境是不滿意的比例是92.6%,可想而知,城中村環境的惡劣。

換而言之,就是說相對於一些非“蟻族”而言,居住環境的差異是構成“穗蟻”作為弱勢群體的重要因素之一。

(2)請問你認為環境惡劣的主要原因是什麼?(多選)

從上圖的資料中也反映出,衛生環境、治安問題、人員混亂、住房面積和採光等是環境惡劣的重要誘因,也與外來人口對於城中村的滿意度低相對應。

(二)收支情況:

(1)工資酬薪:

“穗蟻”總是與“低收入”等字眼聯絡起來,但何為“低”呢?參考網路問卷結果如下:

身為“蟻族”時期的你稅前收入為多少?

在一個高消費,物價**快的大都市,2008年廣州的最低工資標準都已經達到了870元/月,經過兩年的發展,最低工資標準都提升。對比於“蟻族”稅前收入的資料,有33.88%的人的月工資在1500以下,說明高水平的“蟻族”跟“低收入”不協調地發展。

高低的落差也給“蟻族”的弱勢心裡帶來很大的影響。

(2)消費結構:

根據上述的表圖,可以看出,廣州大部分的蟻族每月消費支出介乎1000-2000元,其中,日常飲食佔了該消費支出的大部分,比率接近90%,再者,生活用品,交通通訊跟住房分別各佔55.6%。這說明,廣州蟻族的每月消費都主要花在生活日常的衣食住行支出上,消遣所佔的比例比較小,反映了廣州蟻族的生活只能維持在溫飽以上的水平。

(三)健康狀況

(1) 身體上

對於廣州蟻族,住處跟工作處境的不和諧給他們帶來的健康影響,主要反映在心理上。至於身體上的影響,簡陋惡劣的合租房,有待加強的環境衛生,由於省錢而吃的粗簡飯菜,給廣州蟻族的身體帶來了不可磨滅的危害。

(2) 心理上

以下是網路的一份調研報告所顯示出的生活環境資料比例:

您過去一個月的空閒時間是如何安排的?(可多選)

您對當前的工作是否感到滿意?[單選題

您在工作中是否覺得有成就感?

從上述的表圖可以看出,廣州蟻族的工作心態不盡人意。在生活高速運轉,工作壓力無限膨脹的廣州,廣州蟻族的空閒時間大部分都花在處理工作事情上,可見他們的工作壓力和生活壓力何其巨大。對於是否滿意自己的工作崗位問題上,大部分廣州蟻族表示不滿意,但是也有大部分感覺到工作上的成就感。

說明廣州蟻族的工作壓力給他們造成了很大的弱勢,壓抑等負面心理影響。

(四)總結

從客觀生活環境上,蟻族的村裡房屋混雜,人口密度極高,道路狹窄,環境髒亂,治安、環境衛生都成了最基本卻最難保障得問題。蟻族的“窩點”,慘不忍睹。

從收支情況來看,蟻族的低收入只能維持他們接近溫飽的基本生活線,每月消費只能保證生存需要,不能很好地提高生活發展水平。這決定了廣州蟻族不能不生活在城市的底線邊緣上。

從健康上看,不盡意的工作條件,低收入,低消費,低生活水平,給蟻族們帶來了很強的弱勢心理,造成了蟻族心理壓抑與不平衡,再者會加劇城市的不和諧。

三、亞運前夕城中村改造後“穗蟻”將何去何從

在廣州,城中村曾被譽為這座城市的精神高地,因為它積澱著廣州悠久的歷史文化;同時城中村以其低廉的房租和消費環境包容著來自各個地方的求職者,而這也成就了廣州“首善之區”的榮耀。但隨著廣州城市現代化的不斷髮展,城中村的落後與城市現代化形成強烈的反差,“城中有村,村中有城;村外現代化,村內臟亂差”便是其最貼切的形容。為了騰挪出更多的土地資源用於發展,並進一步美化城市,2010年02月24日,廣州市“三舊”改造工作辦公室正式掛牌成立,廣州計劃用10年時間逐步完成三舊(舊城鎮、舊村莊、舊廠房)改造。

如今,廣州決定在亞運會前夕完成對琶洲、獵德、冼村、林和村、楊箕村、小新塘、棠下村、蕭崗村、三元里村等9個“城中村”的清拆工作。但伴隨著城中村的清拆改造,聚居在此的蟻族便會失去這物價相對低廉的消費環境,那麼這會給穗蟻的生存發展帶來哪些方面的影響呢,蟻族在面對這些影響時又是作出什麼樣的抉擇呢?

(一) 影響“穗蟻”抉擇的因素

(1)是什麼讓“蟻族”選擇廣州,留在廣州——廣州城市的拉力。

村外的世界燈紅酒綠,夜夜笙歌,彷彿人間天堂;村內的環境髒、亂、臭,破,猶如人間地獄。生活在這裡的蟻族們,雖然每天都衣著光鮮靚麗地走出村外,開始一天繁忙的工作,但是都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村內。每一天頂著無法估計的生活壓力上班,每一天都要在感受村內村外的巨大反差下黯然下班,即使這樣,仍然越來越多的大學畢業生選擇廣州,選擇城中村,到底是什麼讓他們如此嚮往,如此留戀?

一線城市,無限的發展機會

廣東,經濟發展的前沿地區,而位居省會的廣州更是時代的引領者,經濟物質文化發展最為迅速的城市之一。在這裡,我們才能有更多的機會抓住時代發展的脈搏,感受到人類社會進步的氣息。大公司的集聚,給大學畢業生提供了更多實現人生抱負的機會;豐富多樣的物質文化以及多姿多彩的精神文化,吸引著所有來廣州追逐夢想的大學生。

對於社會的新生代,強力軍,對於渴望實現人生抱負的大學高材生而言,廣州這所大城市無非具有強大的吸引力,它可以提供更高的生活質量和更廣闊的職業發展空間,在這裡終究會有一個好的機會可以施展抱負,因此絕大多數的畢業生都選擇了到一線城市發展,選擇了蝸居。

城鄉二元經濟結構的差距,學校專業設定與市場需求錯位

在當前,我國城鄉差距仍真實地存在,工業化,市場經濟發展下城鄉發展失衡、差距日趨擴大。收入水平之間強烈的差距,產業結構之間的差距,物質文明的落後,農村,二線三線城市根本無能為力與一線城市相比較,這樣致使回鄉發展這一條道路首先被大學生選擇中所排除。同時,在較為落後的市場環境裡,即使有能力進行競爭也因政策限制、資訊失靈和信用缺失等原因而很難得到公平的競爭,在一個不公平的競爭環境中,在

二、三線城市,“人脈”更為重要,不少人即使回去了,也很難找到工作生存下去。因此對於沒有人脈關係的蟻族來說,想要有好的發展空間,只願留在市場經濟相比較為完善的、公平公正的和開放的一線城市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