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林禪武醫精要 釋德建

2022-08-05 08:25:57 字數 1291 閱讀 1056

“站”:站立的時候,宜採用陰陽虛實的方法,右腳微微向後,右膝彎曲。右腳七分力,左腳三分力,即有虛實。

然後,左腳也可與右腳互換,就形成了陰陽虛實。當一個人在安靜空閒的時候,可以練一下虛樁。雙手置於丹田,自然站立,待呼吸均勻之後,口內若生津,可以嚥下。

兩腳分開站立,兩膝彎曲。然後,雙手自然下垂,如同猿猴一樣。做虛樁之時,可根據自身情況,調整膝蓋彎曲的程度,以求自然自在。

之所以稱為“虛樁”,就是要做到似有力又無力,講求一個“無”字,從無到有,萬法皆由虛中生。站樁的時候,三五分鐘、十分鐘、半小時,甚至一個小時都可以,關鍵在於用心去調整自己的身體。當身體不斷的被調整,就意味著身體在不斷地覺悟,每時每刻都能增進對自身生命的瞭解,這就是“行意禪”。

禪是一種智慧,談禪不提禪,而是精心感悟生命,把持自己。禪其實離我們不遠,就在我們的身心之中。

“坐”:坐的方式也有很多種,但都離不開“起”和“坐”兩個最簡單的動作。坐的時候,應先觀察坐的位置,不宜坐空。

坐下時,先屈膝,鼓腹塌腰,氣就能沉于丹田,然後慢慢落座。坐著的時候,可以進行丹田呼吸,提肛、收腹、合嘴、出氣,調身體,坐得直,這對腰椎、肩、背和頸椎都有好處。坐在任何地方都可以進行鍛鍊,通過練功來調身順氣。

起身的時候,不宜起得太快,也不能彎腰起身。頭為一身之主,起身先起頭。兩手按腿出力,膝蓋伸直,腰椎挺直,利用腰胯的力量,慢慢起身。

既可以正面直著起身,也可以左右擰腰起身。但一定不能快,否則容易傷到腰椎。現在許多人練太極,練瑜伽,其實練任何一門養生功,都是同一個道理:

不能求快、過猶不及、欲速不達、快易傷身。有人坐禪,一坐就是七天,且不吃不喝,這樣的禪不坐也罷。坐禪不拘泥於坐法,單盤可以,雙盤也可以。

日常生活中,都不應拘泥於坐法,自然自在坐行意禪即可。

“臥”:久坐傷血、久走傷筋、久站傷骨、久睡傷神。關於臥睡,有些人以為前一晚若沒睡好,第二天就要睡很長時間,把覺補回來,這是一個誤解。

睡前坐在床邊,先靜一會,不宜看電視,也不要看書,身心休息放鬆。接著,坐著練一會兒丹田呼吸,自身感覺練的差不多的時候,就可以兩手扶床,慢慢躺下。睡的時候,也是兩手抱丹田,因為生命就在呼吸間,出氣入氣,都源於丹田。

躺著進行自然呼吸,心平氣和,身心愉悅。若習慣於側睡,翻身之時,則要利用胯。向左側睡,就應將右手過胸放在頭部的左邊,左手環抱腰腹。

反之,右側睡則左右過胸置於頭部右邊,右手環腰。這一睡姿**於佛祖參悟的姿勢。

行、站、坐、臥都是禪武醫修行的法門,其中都蘊含著智慧。禪學、武學、醫學是歷經千年的智慧結晶。禪武醫的重點是在醫學,修習少林醫學,就要修禪、練武。

學醫能知陰陽五行,練武能知經絡章象,而禪武和禪醫都是禪修的體現,禪通、武達、醫理明。修行自身,眾生平等,誠心自度,濟世為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