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發展知識經濟,促進生產力迅速發展

2022-08-05 09:41:12 字數 5244 閱讀 1215

內容摘要:

如同產業革命極大地改變了世界的面貌一樣,以晶片、微處理器光導纖維為特徵的電腦、通訊和住處儲存技術的日新月異的發展以及它們的緊密結合,正在生產領域掀起一場技術革命,把我們帶入知識經濟,並醞釀著一個知識經濟時代的到來。從這次技術革命的核心技術來看,它是一場增強、擴充套件、延伸人腦功能的智慧革命。正因為如此,它對社會生產力的變革作用甚至超過工業革命。

技術進步改造著生產力,而技術進步的源泉,正是作為生產力要素之一的人力資源。無論是研究與開發的進行,還是技術創新和創新的擴散,都越來越取決於勞動力素質,即人力資源的素質。知識經濟時代,可以說“知識就是力量”得到了最充分的體現。

一、知識經濟是生產力發展的必然產物

在長達 2000 多年的物質經濟發展程序中,從原始經濟、農業經濟到工業經濟,付出了自然資源過量消耗和生態環境嚴重失衡的巨大代價,建成了當代的高度文明。當我們全面審視世界 2000 年來的經濟形態演變,無爭的事實是,靠傳統的土地、勞力、資本等生產要素支撐的物質經濟走到了盡頭,地球己不堪重負,可持續發展出現深刻危機;無可選擇的選擇是,在現有文明的條件下,大規模地應用新興的資訊、知識和科技等生產要素替代傳統的要素,構造和發展人類社會的最新文明——知識經濟。

(一)知識經濟是知識積累和科技進步的必然

據 oecd 發表的《以知識經濟為基礎的經濟》的報告中所下的定義:“知識經濟是建立在知識和資訊的生產、分配和使用之上的經濟。” 所謂“知識”,它包括人類發明和發現的所有知識,其中,主要是科學技術,管理和行為科學的知識。

知識是人類對客觀世界認識的反映,也是進行生產活動和社會實踐不斷積累的經驗的總結。誰都可以認識到,在以往的這些經濟形態中,經濟形態越發展,所需的知識就越多,知識所起的作用就越大。

(二)知識經濟的本質就是社會生產力的高度智慧化

因而它是生產力發展到電子資訊時代的產物。社會生產力以科學技術為基礎、以升級換代為形式的不斷智慧化規律,反映了發展的歷史趨勢和一般結果,反映了生產力從低階到高階的的發展過程。這一趨勢和過程大體經歷了兩個發展階段,一是“自然的人化”階段,二是“人的自然化”階段。

(三)知識經濟是以智慧為核心的一種全新的社會生產力系統

它以科學知識為資源基礎,以高科技手段為中介,以經濟發達為目標,是知識、技術和經濟緊密結合、良性互動的高階生產力發展形式,是以科技為主的、以知識、生產、分配、創新和使用為要素的經濟。從美國經濟發展所取得的成功中,我們可以得到這樣的啟示:以創造性的知識為核心,運用知識生產、發展知識產品,並以此來推動科技、經濟、社會的發展,將是未來世界經濟發展的趨勢。

(四)知識經濟並沒有也不可能改變物質力量作為社會生產力的本質

知識的力量一方面要以物質力量為保證條件,另一方面它最終還要轉化為物質力量和物質產品(當然也包括精神產品),以滿足人們日益增長的物質和文化需求。知識經濟的生產標誌著人們獲取物質產品的方式發生了革命性的變化,不再由物質到物質,消耗巨量人力物力和財力,而是由知識到物質,以智力資源的開發帶動物力資源的開發。這是生產力發展方式的根本性變革,反映了生產力不斷智慧化的歷史趨勢。

二、知識經濟是更能促進生產力發展的高階經濟形態

知識經濟標誌著人類生產力發展的又一次升級換代,即由普通機器時代向智慧機器時代的躍升。而促成這一質的變革的關鍵因素是科學技術的迅速發展及其對生產力系統的全面改造。

(一)現代科技進步使社會生產力系統“軟化”

工業社會的特點是生產力系統的“硬化”。此時,為了增加產品產量和提高勞動生產率,大量使用機械化的生產手段開發利用自然資源,並要求強有力的材料、能源和交通設施為其基礎條件。而隨著計算機等資訊科技的發展,社會生產力系統的諸因素和生產流程以及產品都開始向“軟”的方面轉化;勞動力由體力型的大量投入,轉變為文化型和科技型的少量人才,生產工具由粗大笨重的普通機器,變為精細靈巧的智慧機器;許多產品的商標、品牌等軟的成份在商品價值中所佔的比重越來越高,一些傳統產業的“軟化率”進一步提高。

這一切都預示著“硬化”的物質生產力系統,正在向“軟化”的知識生產力系統轉變。

(二)現代科學技術的發展,締造了新型的生產力系統——資訊產業和服務產業知識型軟產品所佔比重越來越大,以微軟為代表的一批計算機和軟體企業,正在成為一些發達國家的支柱產業。據有關資料統計,近 10 年來,全世界資訊產業和產品日益擴大,其銷售額 1985 年為 4000 億美元, 1995 年則為 6400 億美元,預計到 2000 年將接近 1 萬億美元,從而成為世界第一大產業。這些新型產業大多是高科技產業,產品是高科技產品。

(三)現代科技的發展優化了生產力系統的整體功能

現代科技改變了經濟增長的方式,使人類社會經濟生活日益向高效、優質和可持續的方向發展。由於現代自然科學、社會科學和綜合科學的發展,人們對自然和社會的認識更加全面和深入,系統而又細微,掌握了更多的自然規律和經濟規律,促進了知識、技術與經濟的緊密結合,改變了經濟增長方式和經濟活動的效果。以往依靠大量投入資源和勞動,消耗大量物質和能量的粗放經營,正在被更多依靠科學和技術,注重效率和效益的集約經營所代替,國民經濟的整體素質不斷提高,經濟發展同人口、資源、環境的關係更加協調。

所有的這些將把人類的經濟和社會生活,帶入高效、優質、和諧、公正的良性迴圈和可持續發展境界。

三、大力發展知識經濟,促進生產力迅速發展

當今,新一輪國際經濟競爭的焦點正在轉向知識經濟。新的知識越來越成為經濟增長的主要動力,成為人們生活的重要資源,成為我們新的消費基礎。新的知識觀念、知識價值、知識生產、知識傳播、知識轉移、知識功能和知識經濟爆長,正成為人們注目的重點,在我國發展知識經濟,還存在許多不適應之處,諸如思想觀念、內外環境、經濟條件、體制和政策等都需要調適。

因此,必須提高認識,深化改革,採取切實可行的政策措施,大力發展知識經濟,才能促使生產力發展更上一個新臺階。

(一)重視人才在知識經濟中的特殊作用,大力發展教育,提高我國人力資本的素質

判斷我國離知識經濟有多遠,生產力水平高不高,教育狀況和勞動力素質是一個重要的測量指標。因為,知識和資訊的生產、傳播和應用,無不依賴於以智慧為代表的人力資本的支援。目前,我國勞動力素質普遍偏低,與發達國家相比,還存在相當大的並且是基礎型的差距。

我國大量企業職工下崗實現再就業十分困難,就充分暴露出我國勞動力素質不能適應現代化建設需要的問題。當前,oecd 各國再教育事業已經高度發達的情況下,**的政策仍然更多地注意通過促進公眾接受多種技能的訓練,特別是掌握學習的能力來不斷提高人力素質。這更使我們感到,如果我們不抓緊時間,加快發展我國的教育,勞動力素質低的問題,將繼續成為我們發展生產力的一個根本性的障礙。

然而,在目前中國的教育和人才制度下,我們培養出的人才並不適應知識經濟起步、發展的需要。因此看來,發展知識經濟,必須首先從改造我們落後的國情狀況開始。教育落後,尤其是教育觀念落後,就是我們的一個國情實際。

我們應順應世界發展潮流,結合國情實際,轉變教育觀念,改革教育體制,建立開放式、多渠道、多種所有制並存且有利於社會全體成員終身接受教育的現代教育體系。大力發展教育,儘快提高我國勞動力資本的素質,培養二創新精神和能力的大量人才,是發展生產力乃至根本解決我國未來就業問題的一個當務之急。

(二)建立國家創新體系使之成為發展知識經濟、促進生產力進步的基礎和引擎國家創新體系由觀念創新系統、技術創新系統、制度創新系統和管理創新系統組成,其骨幹部分是企業、科研機構、高等院校和**。大力促進和廣泛進行知識的生產、傳播和應用,是國家創新體系的基本任務。在發展創新體系時,我們還應該把握以下幾個原則:

第一,企業是科技創新的主體。創新的主要目的之一就是促進技術成果應用於生產,轉化為生產力,創造出最大的經濟、社會和環境效益。企業是一個自主經營、自負盈虧的經濟實體,有沒有開發能力,開發什麼,直接影響到它的經濟效益。

因此,企業的科技開發以市場為導向,以產品為目標,研究出來的成果會迅速得到轉化。所以,要下力氣克服過去那種從組織結構到功能結構自我封閉的科研與生產嚴重脫節的僵化格局,推動科研院所、高等院校與企業合作開發先進技術,形成面向市場的新產品開發和技術創新機制,促進企業成為科技創新的主體。

第二,科技體制改革是科技創新的動力。從當前我國實際看,科技體制改革要按照結構調整、人員分流、機制轉換、制度創新的原則,全面推進,分步實施。調整結構就是要調整科研機構所有制結構,由過去單一**辦科研,調整為**、社會、企業等辦科研,要把技術開發型科研機構逐步由事業法人變為企業法人。

同時科研所要調整內部結構、人才結構,以及調整研究開發生產經營之間的結構等等。根據結構調整的需要分流人員,提高效益,加強責任。機制轉換,制度創新就是要逐步建立獨立自主的決策機制,自負盈虧的經營機制,優勝劣汰的用人機制,行之有效的激勵機制、內部監督機制等。

第三,人才是科技創新的基礎。科技人才是科學技術的主要載體。知識經濟的來臨意味著繼土地、資本之後,知識成為一種最重要的生產要素,一種經濟資源。

科技創新首先需要人才創新。人才創新要求做到引進、培養高層次人才,不斷吸納新知識,使得科技創新和知識經濟的發展有後勁、有長勁。

第四,投入是科技創新的保障。經濟落後,歸根到底是科技落後,而科技落後與多年來科技投入少有直接聯絡,特別是與企業投入較少的聯絡更為密切。解決投入不足的問題,最根本的是轉變各級黨政領導的思想,樹立科技投入是生產性、戰略性投入的意識。

具體說來就是要實現國民收入一次分配重點投入,二次分配增加投入,形成以**投入為引導,企業投入為主體,銀行貸款為支撐,社會其他投入為補充的多渠道、多層次、多元化的科技投資機制。

(三)運用高新技術改造傳統產業,賦予生產力新活力

在我國現階段,發展知識經濟特別需要強調知識和資訊的傳播與應用,今日美國經濟的成功發展,不僅僅在於發展高科技,根本的經驗在於有效地促進了知識和資訊的傳播與應用,在所有領域都增加知識含量。目前,美國在大力發展資訊科技的同時,製造業仍很強大,佔國民生產總值的 25 %,從業人數還不到 10 %,但卻是支撐近幾年經濟持續增長的主要力量。美國的農業勞動力只有 3 % ,卻生產出全國所需有餘的農產品。

如此之高的效益和效率,沒有高科技作為後盾,是無論如何也做不到的。

我國處於工業經濟時代,全面實現跨越式發展是不可能的,因此應該堅持“並舉”方針,即一方面有重點,有步驟地發展高新技術產業,實現重點領域,重大專案的技術跨越;另一方面應更多地考慮到我國傳統產業如何利用知識和資訊包括管理知識乃至新的思維方式等求得發展,提高效率和效益,讓舊的生產力煥發出生機和活力。

(四)大力發展我國資訊產業,為生產力迅速發展鋪平道路

知識經濟的主要標誌是資訊產業為龍頭的高技術產業的興起。資訊產業發展主要依靠資訊科技進步,其代表是計算機和通訊的發展和應用。我國資訊產業自 90 年代以來發展很快,其增長速度一直大大高於 gdp的增長速度。

儘管如此,我國資訊產業存在兩個致命弱點:第一,產業結構嚴重扭曲,資訊服務業嚴重發展滯後,1997 年產值僅達 148 億元,僅為硬體的十分之一;而裝置製造及軟體業又與應用脫節,略有超前的資訊基礎設施出現了能力閒置;第二,國產能力難以納入國際分工體系。在各地建立的資訊港和**網路平臺上,加強資訊資源的開展和公開化,使滿足資訊社會需求;擴大的資訊使用者與網路範圍相結合,推進電子商務,從而建立資訊資源開發走上良性迴圈的商業模式;拉動國內以漢化為基礎的軟體業發展,達到規模後形成自主的標準;以標準為啟動器,重組國內硬體產業。

這樣,當資訊產業真正發展起來了,新的生產力發展的道路也就鋪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