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志摩經典愛情詩歌九首

2022-11-24 22:05:37 字數 2545 閱讀 1152

(一)再別康橋

輕輕的我走了,

正如我輕輕的來;

我輕輕的招手,

作別西天的雲彩。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陽中的新娘;

波光裡的豔影,

在我的心頭盪漾。

軟泥上的青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搖;

在康河的柔波里,

我甘心做一條水草!

那榆蔭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袁是天上虹;

揉碎在浮藻間,

沉澱著彩虹似的夢。

尋夢?撐一支長篙,

向青草更青處漫溯,

滿載一船星輝,

在星輝斑斕裡放歌。

但我不能放歌,

悄悄是別離的笙簫;

夏蟲也為我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橋!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來;

我揮一揮衣袖,

不帶走一片雲彩。

一九二八年十一月六日作

(二)沙揚娜拉一首——贈日本女郎

最是那一低頭的溫柔,

像一朵水蓮花不勝涼風的嬌羞,

道一聲珍重,道一聲珍重,

那一聲珍重裡有甜蜜的憂愁——

沙揚娜拉!

(三)我不知道風是在哪一個方向吹

我不知道風

是在哪一個方向吹——

我是在夢中,

在夢的輕波里依洄。

我不知道風

是在哪一個方向吹——

我是在夢中,

她的溫存,我的迷醉。

我不知道風

是在哪一個方向吹——

我是在夢中,

甜美是夢裡的光輝。

我不知道風

是在哪一個方向吹——

我是在夢中,

她的負心,我的傷悲。

我不知道風

是在哪一個方向吹——

我是在夢中,

在夢的悲哀裡心碎!

我不知道風

是在哪一個方向吹——

我是在夢中,

黯淡是夢裡的光輝。

(四)偶然

我是天空裡的一片雲,

偶爾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訝異,

更無須歡喜——

在轉瞬間消滅了蹤影。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記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在這交會時互放的光亮!

一九二六年五月中旬作

(五)雪花的快樂

假如我是一朵雪花,

翩翩的在半空裡瀟灑,

我一定認清我的方向——

飛揚,飛揚,飛揚——

這地面上有我的方向。

不去那冷寞的幽谷,

不去那悽清的山麓,

也不上荒街去惆悵——

飛揚,飛揚,飛揚——

你看,我有我的方向!

在半空裡娟娟的飛舞,

認明瞭那清幽的住處,

等著她來花園裡探望——

飛揚,飛揚,飛揚——

啊,她身上有硃砂梅的清香!

那時我憑藉我的身輕,

盈盈的,沾住了她的衣襟,

貼近她柔波似的心胸——

消溶,消溶,消溶——

溶入了她柔波似的心胸!

一九二四年十二月三十日作

(六)黃鸝

一掠顏色飛上了樹。

“看,一隻黃鸝!”有人說。

翹著尾尖,它不作聲,

豔異照亮了濃密——

像是春光,火焰,像是熱情。

等候它唱,我們靜著望,怕驚了它。

但它一展翅,衝破濃密,化一朵彩雲;

它飛了,不見了,沒了——

像是春光,火焰,像是熱情。

(七)私語

秋雨在一流清冷的秋水邊,

一棵憔悴的秋柳裡,

一條怯懦的秋枝上,

一片將黃未黃的秋葉上,

聽他親親切切喁喁唼唼,

私語三秋的情恩情事,情語情節,

臨了輕輕將他拂落在秋水秋波的私暈裡,一渦半轉,跟著秋水流去。

這秋的私語,秋的情思情事,情詩情節,

已掉落在秋水秋波的秋暈裡,一渦半轉,

跟著秋水流去。

一九二二年七月二十一日作

(八)月下待杜鵑不來

看一回寧靜的橋影,

數一數螺鈿的波紋,

我倚暖了石欄的青苔,

青苔涼透了我的心坎。

月兒,你休學新娘羞,

把錦被掩蓋你光豔首,

你昨宵也在此勾留,

可聽她允許今夜來否?

聽遠村寺塔的鐘聲,

像夢裡的輕濤吐復收;

省心海念潮的漲歇,

依稀漂泊踉蹌的孤舟!

水粼粼,夜冥冥,思悠悠,

何處是我戀的多情友;

風颼颼,柳飄飄,榆錢鬥鬥,

令人長憶傷春的歌喉。

(九)叮噹——清新

簷前的秋雨在說什麼?

它說摔了她,憂鬱什麼?

我手拿起案上的鏡框,

在平地上摔一個丁當。

簷前的秋雨又在說什麼?

“還有你心裡那個留著做什麼?”

驀地裡又聽見一聲清新——

這回摔破的是我自己的心!

一九二五年秋作